<samp id="sagym"><td id="sagym"></td></samp>
  • <xmp id="sagym"><optgroup id="sagym"></optgroup>
  • <menu id="sagym"><samp id="sagym"></samp></menu>
  • <blockquote id="sagym"><blockquote id="sagym"></blockquote></blockquote>
  • <strong id="sagym"><label id="sagym"></label></strong>
    <bdo id="sagym"><optgroup id="sagym"></optgroup></bdo>
  • 山東省治理貨物運輸車輛超限超載條例出爐 讓執法過程有法可依

    • 發表于: 2022-10-19 10:10:04 來源:中國汽車報

    日前,山東省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《山東省治理貨物運輸車輛超限超載條例》(以下簡稱《條例》)。該《條例》分別從源頭管理、通行治理和保障措施等方面作出規定,有效填補了山東省治超地方性法規的空白。

    立法補位 治理超載有法可依

    超載超限貨車堪稱“馬路殺手”,據不完全統計,我國每年因車輛超載超限造成的損失超過300億元,全國80%的道路安全事故與車輛超載超限有關。據交通運輸部門測算,車輛每超載超限30%,公路養護費用就要增加200%。由此可見,超載超限貨車不僅會嚴重損壞公路、橋梁等基礎設施,給道路交通安全帶來極大的安全隱患,還會嚴重擾亂貨運市場秩序。

    近年來,從中央到地方針對貨車超載超限的治理日益趨嚴。今年7月,國務院安委會辦公室印發的《“十四五”全國道路交通安全規劃》中明確提及對“百噸王”、“大噸小標”車輛進行嚴厲打擊,以及研究推動將貨車嚴重違法超限超載納入刑法規范范圍。在地方層面,全國各地每年都會開展治超專項整治行動,嚴厲打擊非法超限運輸行為。

    隨著全國范圍內治超力度的不斷加碼,我國道路運輸車輛超載現象有明顯好轉,而且在整治貨車超載超限亂象的過程中,各級相關部門積累了一系列經驗做法,各地相關管理制度也在不斷細化,一些依靠科技手段的治超新模式相繼出現。例如,突出治超關口前移,將源頭治理作為重中之重,從根本上尋求解決超載超限“老大難”問題;推行“一超多罰”;各地執法部門通過技術監控手段,在超限超載區域開啟“非現場執法”的探索應用,以減少人為處罰干預與當事人直接沖突等現實問題。

    “然而,在‘科技治超’和‘信用治超’的實踐中,由于缺乏統一、完整、系統的法律依據,各地僅靠政府部門規定來執行,缺乏具體的操作內容,造成了執法不規范。因此,在具備一定治超實踐基礎和外部條件的情況下,山東省制定一部綜合完備、針對性強的治理超載超限地方性法規極具必要性,實現了區域治超治限‘一盤棋’,讓執法過程有法可依。”交通運輸部公路科學研究院汽車運輸研究中心相關負責人說道。

    強化源頭管理和通行監管是關鍵

    除山東省外,為加強貨運車輛超限超載治理,湖南、陜西等地也出臺了相關地方法規,這也為其他地區治理貨車超載超限、出臺相關法規細則提供了有效參考。

    據悉,此次山東省發布的《條例》中,首先就提到了狠抓車輛源頭和貨物裝載、配載源頭。眾所周知,貨車超載超限現象之所以屢禁不止,根源在于超載源頭的查處力度不夠。針對源頭管理薄弱的問題,《條例》一方面對涉及車輛源頭的各個環節實行全鏈條監管,從車輛生產、銷售、登記、審驗、改裝、維修、檢測、報廢回收等環節,規定了相關部門的監管職責;另一方面,通過明確和落實屬地管理及部門監管責任,從貨物裝載、配載源頭查起,形成治理貨運車輛超載超限的合力。

    為強化行政執法規范建設,《條例》規定建立健全治超聯合執法機制,強化信息共享,探索跨省治超聯動機制。同時,對公路超限檢測站的規劃布局、設置選址、檢測程序、設施設備等也提出了具體要求。在總結治超非現場執法的實踐經驗上,《條例》對設置超限檢測技術監控設施的選點要求、公告時間、執法程序進行規范,并規定貨運車輛應當按照交通標志、標線行經超限檢測技術監控區域。

    對于治超,運輸從業者最為關注的是到底能否實現“一超四罰”。“超載背后的現實原因錯綜復雜,包括貨主、物流企業、卡車司機、整車企業、改裝廠、車管所到高速公路管理單位等整個鏈條的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,都會為超載提供生存的土壤。”山東卡車司機李師傅表示,卡車司機作為公路運輸的最后一環,不應是被處罰的惟一一環,超載及相關責任人的連帶責任理應被重視。

    此次山東出臺的《條例》強調,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指使、強令駕駛人、承運人違法超限超載運輸,明確貨物運輸車輛、駕駛人、運輸企業、配貨企業等多方的責任義務,并規定相應處罰措施。一旦出現超載情況,貨物裝載、配載源頭單位將面臨最高3萬元/次的處罰。同時,《條例》還加大了對高速公路經營管理單位和執法部門的追責措施,完善行政執法規范,這將有利于打擊部分地區相關部門存在執法不嚴、從中牟取私利,甚至是與“帶路人”勾結等亂象。

    多位物流行業專家認為,除執法不嚴、監管不力等問題,利益驅動和行業無序競爭也是導致超限超載現象頻發的主要原因。因此,合理確定運價、避免惡性競爭是治理超限超載的關鍵之策。此次發布的《條例》中也提及,要求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加強市場運行監測分析,促進貨物運輸價格合理形成、運力合理利用,規范網絡貨物運輸新業態經營行為,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。“不僅如此,在科學立法、保障治超執法力度的同時,《條例》還要求加強對貨物運輸經營者和駕駛人的合法權益保護,體現了立法的‘溫度’,這一思路也值得在全國其他地方推廣借鑒。”物流行業專家孔震說道。

    推進長效治理 形成高效治超合力

    貨車超載超限雖不是新問題,但治理還需新思路。

    中汽傳媒總編輯、中汽兄弟俱樂部創始人楊金國認為,超載的核心問題在于利益,這需要整個產業鏈進行反思和調整,各方只有擰成一股繩、共同為之努力,才能構建和諧、健康的運輸環境。另外,治超應當是全國“一盤棋”,要有統一標準,更要實現常態化,這樣才能讓一些心懷僥幸的運輸從業者沒有空子可鉆,才能引導公路貨運行業形成良性競爭。

    “回顧過去各地的治超歷程,多數地區是治超來得快,去得也快。這種‘一陣風’式治理,雖在短期內能有一定作用,但并不能徹底根治頑疾。從長遠來看,治超工作還需常態化、制度化,如果僅是虎頭蛇尾,靠短期突擊式執法,無法達到理想的治超效果。”運輸行業資深人士王金伍指出,山東等地區在借鑒如聯合執法、服務保障、應用新技術檢測手段等治超經驗的基礎上,通過立法予以加強提升,進而完善治超細則,增強治超可操作性,有利于進一步提升貨運車輛超載超限治理水平,推動公路運輸行業有序發展。希望《條例》的出臺是一個良好的開端,未來能夠有更多地區持續跟進。

    在山東省人大常委會新聞發布會上,相關部門負責人也表示,以《條例》的頒布實施為契機,今后將突出源頭管控與通行監管兩個關鍵環節;盡快出臺、修訂相關規范性文件,制定配套政策措施,推動法規有效落實。同時,會同其他有關部門,進一步健全和完善聯合治超工作機制,形成各有關部門認真履職、高效協同的治超合力。(李亞楠)

    免费一级无码婬片A片AAA毛片|国产成人无码Av在线播放不卡|国产无遮挡污在线观看免费AV|亚洲欧美另类在线一区二区三区
    <samp id="sagym"><td id="sagym"></td></samp>
  • <xmp id="sagym"><optgroup id="sagym"></optgroup>
  • <menu id="sagym"><samp id="sagym"></samp></menu>
  • <blockquote id="sagym"><blockquote id="sagym"></blockquote></blockquote>
  • <strong id="sagym"><label id="sagym"></label></strong>
    <bdo id="sagym"><optgroup id="sagym"></optgroup></bdo>